中国诗词文学网  http://www.zgscwx.cn

中国诗词文学网

 找回密码
 欢迎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1121|回复: 0

[其它] 【标题】 山歌与城曲的关系[顶]

[复制链接]

351

主题

1773

帖子

5556

积分

版务管理

新韵诗词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5556
发表于 2017-8-28 20:03:5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标题部分 
山歌与城曲的关系
.
在三溪的山歌中,始终提及“城曲”二字,并极力与之保持区别与区隔。
在山歌中有“城曲山歌要分清”、“城曲妖艳山歌淡”之说,并对城曲有些畏惧,而不愿意与他有任何关联。
关于“城曲”是什么,它属于哪个派别?我在山歌的书谱没有看到注解,书上也没看到,也没有听任何人说起过,为此,我便向街上的老人们打听这个名词的来历,他们没有人能说个清楚,甚至连大概意义也讲不明白,最多只能以“城市歌曲”或“城中曲”来敷衍了事。
后来我学了补锅,有机会和时间在各个大街小巷穿行奔走,便向城里的许多老人们请教“城曲”二字的来历与流派,但他们与三溪人一个样,要么就摇头不知,拂袖而去,要么就仍以“城市歌曲”来应付。
有关什么是“城市歌曲”或“城中曲”,没有人能说得让我满意,后来我又问过不少久走江湖之人,他们虽然走南闯北,但仍然没有就此事讲出个子丑寅卯来,对此我有些消极,便不再多问多谈,因为我知道:有些事件一旦消失就代表永远消失了,后人要想补救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。在历史的长河中,消失了太多的东西,没有人能救过来。
三年后的一个下午,我再次碰上了同村的乙老表,此事才算有些眉目。
乙老表小名乙丑,书名陈建国,由于此人性格随和,长相开朗,是大家公认的公共老表,因此之故,大家都叫他为“乙老表”,男女老少都这样称呼他,至于他的真名叫什么,人家反而不在乎了。
那是80年代初期一个秋天的下午,天气已经转凉,但他仍然打着赤膊,挑着一担柴从山上下来,在马家坳岭上,他将柴靠放于土坑边,然后坐在地上乘起凉来。
我趁机坐在他的身边,并且问起了山歌与城曲的关系,他低头想了很久,说道“你的山歌大多数在我那里抄写的,总共抄了几天几夜,我当时就服了你了,关于歌谱中多次提到了城曲二字,我也问过很多人,他们都说不明白,这事至今还难有一个正确的答复。”
我早就知道以他的水平只能得到这样的回答了,但仍不甘心地问道:“说实话,我看过很多歌本,你那本是最好、书写最工整,字迹最漂亮、内容最全面的一本歌谱。你能不能告诉我,你那本歌谱从哪里来的,或许我们从这方面入手,找出有关城曲的答案。”
他答道:“我那本歌谱的确是好,反正你都抄完了,关于从哪里得来,你能不能不再打听了,不过我可以告诉你,你抄的是下册,上册和中册连我也没见过。有关城曲的事,我也很好奇,在问到酒鬼肖扶成时,他问了一句唐诗后面是什么,我说是宋词,他又问宋词后面是什么,我答是元曲,他又问我元曲后面是什么,我说是明清八股或明清戏剧,他大笑了几声,没有再回答我,反而与别人答讪去了。我是个爱思考的人,想了很久,只感到城曲离我们很近,但又很遥远。你是个读书和走江湖的人,难道也没有答案么?”
我突然间大笑起来,在地上打了一个滚,笑道:“你说的很好,对这事肖师傅确实已告诉我们了,城曲是元曲的继承者,与明清戏剧同胞所生,它的祖先虽然来源于山歌,但不是直接所生,才敢向山歌挑战的,我以前不知道,现在终于弄明白了,谢谢你!”
乙老表拍了一下后脑,突然间也大笑起来,我知道,他此时此刻也豁然开朗了。
过了一阵,乙老表笑道“你晚上抽点时间去问一下你叔祖父,他是清朝末年的秀才,与塔石的有生么爷齐名,人称‘上有生下士英’,现在有生么爷不在人世,你叔祖父是这十里八乡唯一的老秀才,听说他的古书读得最多最好,你不问他问谁去?”
我知道事情绝对没有这么简单,当夜我匆匆来找我的叔祖父士英先生。
叔祖父听我说明了来意,便将在书房玩耍的堂兄弟赶了出去,叫我去书房说话。
他老人家十分客气的说道:“要想知道发生在那个地方的事件,首先要了解那里的人文历史背景,我们这里人的祖先从乾隆才开始向三溪搬迁,以前这里一户人口也没有,这些事从山上的墓碑就能看出来,同样也能从三溪的五名杂姓上看出来,为了在这里迅速地站稳脚跟,祖先们就先从文化方面入手革新,山歌也是一种重要的文化,他们就让读书人直接在山歌上插手编写,然后制定出方程,凡是唱歌者白天唱和,想起新歌新句则告诉写歌人,写歌抄歌者晚上增补,我以前其实也抄定过歌曲。如此一来,我们群策群力,三溪的山歌不输给任何人和任何一个地方了。四周其它地方的歌与三溪的歌一比就变得灰头土脸,其中有好多次对歌都被三溪比了下去,从此以后再没有人敢与三溪人对歌,因此,四面的歌手便立刻转向三溪人学歌了。”
说到这里,他老人家满脸得意,不由笑了起来。
“同时,我们三溪又办了一个祁剧团,我们又将戏剧的台词又重新修改了一下,将其中的淫言邪语全部去掉,加入崭新的内容,所以,我们三溪的剧团大受欢迎。后来我们又将当时存在的民间小调重新修改了一遍,民间小调这东西既附存于戏剧,又附存于山歌,只要将山歌与戏剧一修正,这东西就很容易清理了。其中所有借用《杨花小调》、《南正宫》、《双探妹》等充满淫秽的东西我们都将其修改。这样,我们还不放心,便利用地利之便,购买了几合土纸,将修改的句子发到了民众手中,让民众自然与歪风邪气分开。”
他老见我没有插言,只是脸露兴奋之色,又继续说道:“我以前被划成‘黑五类’有许多话不能乱讲,这样既害了自己,又害了你,现在言论渐开,我也不再害怕。你抄写的山歌我三年之前看了一遍,其实那是我第二看阅了,那本书谱是我的前辈所写,我十几岁时也看过一次,那套书总共有三本,前两本写的都是民间小调和山歌,你抄写的是第三本,不过最精彩的恰好是第三本,让你碰上了,也是机缘凑巧。里面关于城曲的事,其实所有人讲得都对,城曲就是城曲,或城中曲,也有人称作为市井滛曲,它的来源很早,自从有了城市,就有了城曲,但它早期借用的是山歌的调子,一直隐身于各大中小城市的市井之中,势力十分狠毒强大,它既是山歌的对手和朋友、也是山歌的克星。历朝的官府都有人在抓这件事,但它混在市井之中,总也抓不绝根。在宋末元初时,它借元曲抬头之时,也翻起身来,附存于元曲之上,将全国各地的山歌打倒在地,并踏一只赃蹆,就这样,山歌也开始被传染病毒,弄得浑身上下都是泥。从此以后,山歌不再像山歌,而像城曲的一个怪胎。”
“其实山歌和城曲都是落魄文人和游手好闲之辈弄出来的东西,山歌先于城曲,应该是城曲的前辈,但历代唱和写城曲的人并不甘心,不断的向山歌侵袭,历代唱和写山歌的人自然也发出反击,二者此起彼伏,直到元朝,元曲唱遍大街小巷,城曲附身元曲,空前势大起来,汉族文人突然间失去仕途,大多谱写曲子为生。由此曲子益旺,而山歌势微,《杨花小调》、《南正宫》、《双探妹》等曲子从此大肆侵入,此后,写唱山歌者少有光顾,各处所有唱山歌者,都是一些新手或无能之辈随意鬼叫几声而已。”
我见到他老人家终于说到了城曲,而且非常祥尽,便益加全神贯注。
“后来元朝倒台,明清政府只是提高了诗词和戏剧的价值,并未真正对城曲穷追猛打,城曲又借尸还魂,附到了那些诗词和戏剧上面,自始至终,城曲依然存在,直到民国时依然很盛。我们三溪打倒了城曲,并非专门与城曲写唱之辈作对,仅仅是为了净化三溪空气,提高三溪的知名度而已。倒是新化与宝庆的城曲写唱之人听说三溪在不断地打压城曲,而山歌方面名气大振之时,便先后纠集了大批人员,来三溪对歌,他们之中有男有女,来势汹汹,结果却全被打败,灰头土脸地走了,结果三溪名气更加响亮,果庆、城上、城背、梅塘、岩口、大观、乌庙、栗坪、白叶塘等地方的人,平常最瞧不起三溪人,但通过这一连串的对歌与对台之后,前后百余年都对我们另眼相看,也可以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。这其间不但苦了那些唱歌人,更苦了写歌、抄录歌曲与记录歌曲的读书人,其中就有我与有生么爷都积极参与过。后来直到1950年解放,毛主席将山歌与城曲一同扫进了时代的垃圾堆为止。城曲虽然源远流长,但它始终倡导淫乱,破坏文明,历史上志趣高雅的文人墨客耻于与其为伍,都主动与其划清界线,更不可能在书本中为其留下只言片语,所以你不管走到哪里,都问不到实情的。”
直到此时此刻,叔祖父才说完了山歌与城曲的关联,美美地喝了一口开水。
我也直到现在才真正弄清了城曲的真面目,自然对他老人家千恩万谢,我刚告辞而出,叔祖父便叫住了我,并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:“你这几年外出,是不是只有我们三溪和三溪附近才唱山歌,而其他地方根本就没有出现山歌之潮?”
我这才大吃一惊,答道:“是啊,您老如果不说,我还真没意识到呢,请问您老是如何猜测的?”
叔祖父微笑道:“世事沧海桑田,世人推陈出新,这是早有定论的,当时毛主席刚去世不久,大群众运动马上停止,时人想找一个东西来替代和发泄,我们三溪的山歌较为正宗,是被强压下去的,此时重新抬头,本不奇怪。而其它地方的山歌早被城曲污染,一直没有被修改过来,因此他们左看右看,也端不上台面,干脆弃之不用,这也是世人的明智之处。”
秀才就是秀才,看待问题能够全面、准确而彻底。对于叔祖父,我非常敬佩,为了不耽误他老人家的休息,我连忙告辞而去。
.

乐安昌宇
2017年8月16日星期三



感谢您的阅读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欢迎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本站QQ|中国诗词文学网 ( 湘ICP备14019307号-2   公安备案43122302000022 360网检 网站库

GMT+8, 2019-7-18 14:53 , Processed in 0.120357 second(s), 29 queries .

©2007-2019 四海艺文

站点导航:四海.net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